赫连冰梓

咸鱼手!目前闪恩为主,fgo/es/月歌推荐刷屏,小学生文笔/画风注意注意!

【闪恩】Animal Killer 02

梗源泽穆。
依旧小学生文笔,历史废求捉虫。
战争片段来自史诗《吉尔伽美什与阿伽》,有改动。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02——
其后的几天,于吉尔伽美什而言再平常不过。
依旧是每天被恩奇都抢先一步掀被子,依旧是昏昏欲睡的听着长老们争吵,依旧是毫无变数的每一天,一如底格里斯的流向般恒古不变。
唯一的变化,大概是挚友恩奇都穿的越来越多了。
先是史无前例的戴上了帽子,再接着就是缠绕在颈上的丝巾,且越缠越多,大有连脸也要一起遮上的势头。
恩奇都近日的行动也很奇怪,整天和希杜里呆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在商量些什么。前天睡觉前给他带了一束花放在床头,也不插花瓶,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大前天还拉着他去了恩奇都出生的森林,说些什么“我要让全乌鲁克都知道这片森林被你承包了”这样的话。
明明世界都是我的后花园,森林难道不早就是我的了吗?

恩奇都。
恩·绝望·奇都。
恩·我的朋友好像是个傻的怎么办在线等急·奇都。
自从出现了猫耳起,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恩奇都的症状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猫尾、胡子一个接一个的出现,牙齿和指甲也越来越尖利,每天都要磨上好几道。
希杜里教他的方法根本不凑效,吉尔伽美什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心思,不过这大概也是王所必须的心性吧……不对,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还是好好想想怎样才能让吉尔喜欢上自己吧。恩奇都烦躁地揉了揉长发,套好全套衣装起身准备去叫醒这个爱赖床的王。

今天的吉尔伽美什也没能早起,清晨阳光越过高耸的石柱打在床帘上,被层叠的纱帐过滤后温柔的披洒于王灿若黄金的发丝上。被强制掀了被子的他显然很不满意这样的行为,但也不得不认同。身体先意识一步有了动作,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
……然后一口咬住了恩奇都的后颈。

没办法,谁让恩奇都身上的味道这么好闻。
恩奇都皱了皱眉,在现在揍醒半梦半醒的友人和任由他小小放纵靠上一靠间纠结了片刻,无奈的选择了后者。
吉尔伽美什大概是把恩奇都当成了一块大麦面包或是一杯牛乳,咬完还不算数,他的唇短暂的离开了恩奇都的脖颈,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又伸出舌尖舔了上去,唾液的痕迹在阳光下泛着光,顺着后颈一路延伸到形状优美的锁骨,甚至还有继续往下的趋势。
但恩奇都却在这时躲开了。他伸手扣好被吉尔伽美什扯乱的衣领,然后轻轻给了对方一个爆栗。
“吉尔,起床了。”
“恩……哦,我马上。”清醒过来的少年王揉了揉双眼,完全不记得方才发生了什么。

他不想,让吉尔伽美什碰到已经长出了细密绒毛的前胸。

事实上,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并不如它表面上那般平静。只有十七岁的少年掌握着如此富饶的国度,终归是有人看不惯的。
比如邻国基什。
当日,恩美巴拉盖之子阿伽派了使者来到乌鲁克,要求吉尔伽美什向他们提供用于掘井的苦役奴隶,此举自然是被吉尔伽美什一口否决,并将使者驱逐出境。
次日,基什的军队包围了乌鲁克的城邦。

那时的乌鲁克尚未像后人传颂那般繁盛,无论是军队还是人口都不及基什,尽管军队领袖连同宫廷祭祀长一起在广场安抚人民,也依旧有人惶惶不安。
吉尔伽美什烦躁的在宫殿中踱步,他是女神宁孙的孩子,乌鲁克天选的王,王的尊严让他根本不可能同普通士兵一样上阵杀敌,可若是没有他的力量,乌鲁克恐怕……
“吉尔,让我去吧。”恩奇都不知何时站在了吉尔伽美什的身后。他依旧带着那顶可笑的帽子,缠着厚厚的纱巾,但近乎无色的瞳孔中透露出的,是属于神的威严,以及绝不容忍他人侵犯的坚定。

其后,吉尔伽美什同恩奇都一起,说服了主和的长老,用半强迫的方式是他们同意即刻出兵反击。
恩奇都为他的王做了战斗前最后的准备。他用乌鲁克最好的橄榄油固定住他散乱的刘海,为他披上黄金的铠甲,虎皮制成的软布擦亮左右手甲,就连耳垂上也换上了相应的饰品。他在王的额头烙下祝福的吻,而后手牵着手走上城墙。
他们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使得乌鲁克的青年和壮汉都放下了赖以生存的木犁和牧草,举起了封存已久的利剑与盾牌。
这支自发而来的军队已经整装完毕,他们在等待他们的领袖发号施令。

“战斗杀敌不是王该做的事,而是他的仆人们。因此,吉尔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站在城墙上,看着你的人民冲锋陷阵。”
“那你呢,我的朋友?”
“我?我不过是兵器罢了,失去战场就毫无意义。”

“哦对了,虽然希杜里一直不让我说的太直白,但果然含蓄的表达方法不适合我。”
“吉尔,我喜欢你。

——TBC——”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