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冰梓

咸鱼手!目前闪恩为主,fgo/es/月歌推荐刷屏,小学生文笔/画风注意注意!

——————
ABO世界观,高肉高脂肪素食主义者避雷。
漏洞百出的推理欢迎捉虫。
伊士塔尔出镜注意。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呐,吉尔,你在看什么啊?”由于剧烈运动而一觉睡到下午的恩奇都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毫无顾忌只披着一件浴袍坐在桌前处理公务的吉尔伽美什,漂亮的后颈曲线一路延伸到衣料之下,麦色的皮肤令人浮想联翩。
“醒得正是时候,恩奇都你自己看吧。”伸手接住准确飞来的褐色信封,肌肉的伸展带来一阵酸痛,恩奇都随意的打开早就被撕扯开的封口,顺口抱怨着自家恋人昨晚粗暴地行径——
抱怨的声音,在看到信函内容时突兀的打住了。

“亲爱的吉尔伽美什先生:
展信佳。
久闻阁下爱人性别成迷。西郊苏美尔森林深处有一幢独栋别墅,下周六开门迎客,想必阁下能找到有利的线索。
——x”
关于恩奇都的性别,倒也确确实实是男性无误。但成迷的地方并不在此,恩奇都从小到大的体检报告都明明确确白纸黑字写着Beta,但他身上却具备了一切属于Omega的性征,体质也丝毫不弱于Alpha……非要说的话,就是你无性了吧。
吉尔伽美什对此毫不在意,反正管他什么性别,都是他的恩奇都。恩奇都本人却不尽然,他的好奇心和年龄是成正比的,更何况恩奇都的性别这种千古大难题?当事人当机立断,决定拉上好不容易处理完手头事务能松一口气的恋人去一探究竟。

初生的阳光照着迦勒底西郊广袤的森林,穿过层层叠叠的枝桠树叶,最后在褪色的红屋顶上留下支离破碎的光斑。别墅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白漆斑驳的墙面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藤蔓,连窗户都盖得严严实实。木质栅栏也已经摇摇欲坠,恩奇都不费吹灰之力就纵身翻了过去,然后稳稳的落在伸手接应的吉尔伽美什怀里。
“明明有正门你为什么还要翻墙?”
“这样比较有冒险的感觉不是吗?吉尔你不是也喜欢站在路灯上思考人生?”
“……本大爷说了多少遍了,那是屋顶,路灯只是视角问题!”

“哇……好灰。”眼见别墅的大门毫无保留的敞开,恩奇都也丝毫没有和别墅主人客气的意思,抬脚就走进了这栋别墅。别墅内部比外观看起来还要更大一下,所有家具上都落着一层厚厚的灰,没有半点开门迎客的意思。但厚重的灰尘丝毫没有掩盖住恩奇都对于性别真相的好奇心,他扯着吉尔伽美什的外套一角,在一楼客厅探索完毕之后,同样没有放过头顶的三层楼。别墅的原主人大约是把此地当成了一个聚会的舞厅,客房出乎意料的多,占据了一整个二楼。三楼则是办公室和阅览室,书架上摆满了精装封皮的名著,却连指纹都没有留下一个。恩奇都咂咂嘴,有些惋惜的看着这堆沦为装饰的书本。
“吉尔,空气也太闷了吧,明明出门还是艳阳天怎么现在就是一副要下雨的节奏。能帮我开个窗不?”
“……恩奇,这栋房子,没有窗户。”
恩奇都这才后知后觉的环顾起四周来。果不其然,本该是窗户的地方此刻都钉满了钢板,连光线都没法照进屋子里。“那就,速战速决吧!”一把抓住皱着眉头思考别墅怪异点的吉尔伽美什,恩奇都伴随着轰然而落的惊雷,踏上了四楼的地板。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绝对是此生最痛恨没有之一的人。

“哟,恩奇都,好久不见。”

“……伊士塔尔。”

——TBC——

(把lof下回来了于是暗搓搓跑回来发声明(虽然并没有人看)
这里赫连冰梓www是个准高三的理科住校狗,接下来的一年也基本没机会碰电脑了。
闪恩的《A Villa》暂时停更,毕业回来会填坑预定三万字。
准备和画手宿敌联合搞大事情请期待吧www
偶尔会发一些段子or练手小片段,希望关注了这里的太太们能抽空给个修改意见什么的(土下座)
就是这样啦!我们明年见!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