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冰梓

咸鱼手!目前闪恩为主,fgo/es/月歌推荐刷屏,小学生文笔/画风注意注意!

【闪恩】Animal Killer 01

梗源泽穆。
cp向为闪恩,大概会有肉
依旧小学生文笔见谅www
兽化注意,OOC注意,避雷注意。

——1——
清晨的乌鲁克,一如往常。
带着昨夜露水与凉气的风轻柔的拂过泥土,早起的农夫正在整理田间的杂草,还未收回的渔网浸在缓缓流动的底格里斯河中,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洋溢着平凡而悠闲的气息。

但这天对于恩奇都来说,一点也不平常。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在一觉醒来之后摸到猫耳?!
还是在自己身上?!
恩奇都怀疑大概是自己醒来的方式不太对,于是他闭上眼扯过柔软的被子捂住脸,心中默念一,二,三——
毫无疑问,他长出了猫耳。

吉尔伽美什此刻的心情充斥着愉悦,在长达数年的起床竞争中,他永远都是被恩奇都掀被子的那一个。唯有今天,一向勤勉的恩奇都没有按时过来掀,啊不是,唤醒他的王。吉尔伽美什坐在床上沉思了片刻,决定跑去挚友的寝宫给他一个惊喜。

“哈哈哈哈哈哈哈!恩奇都!你也有赖床的一天!”吉尔伽美什大笑着冲进恩奇都的宿处,一把掀开影影绰绰的床帘,一眼便看到了他的友人——准确来说,是脑袋上顶着被子,头发乱七八糟,一脸惊慌失措的友人。
“恩奇都?你没事吧?”少年的王者发现了友人的不对劲。
“没事没事,吉尔我们快去吃早饭吧。”恩奇都匆忙把吉尔伽美什推离了床沿,然后拿出他当年在森林中同野兽赛跑的速度套上了日常的白袍,顺便在头上加了一顶纱巾缠成的帽子,严严实实的盖住了猫耳。

“恩奇都,你今天很奇怪啊?”金发少年坐在餐桌旁,下方便是乌鲁克平静而繁荣的街道。
“嗯……啊?我吗?”萱色长发的人很明显是心不在焉,举着面包观摩了半天也没有下嘴。
“对,平时你不会戴帽子的不是吗?而且,”他抽了抽鼻子,“身上还有股好闻的味道。”
“嗅嗅……没有啊?吉尔你鼻子不会出问题了吧?”
“本王的鼻子怎么可能会出错!……不过也许是被早饭的香气迷惑了吧。”
“那就一定是了。好了好了快吃吧,过会儿长老还要开会呢。”恩奇都催促着吉尔伽美什,今天实在太奇怪了,他得找个人问问清楚。

今天的长老会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新鲜事,无非是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围绕着该不该在幼发拉底河上再修一座桥争论不休。恩奇都趁着两个长老互揪胡子的空隙溜了出来,绕着宫殿走了大半圈,好不容易在走廊上找到了祭祀长希杜里。端着果盘的希杜里还没来得及向少年问安,就被对方一把拽进了角落。
“恩奇都殿下,出什么事了吗?”希杜里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那个,希杜里,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恩奇都摘下了帽子,久不见天日的猫耳立刻弹了出来,在空气里微微抖动着。
希杜里:“……”
恩奇都:“……”
希杜里:“……”
恩奇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恩奇都殿下你会出现这样野兽的特征?!”果盘掉在了地上,饱满多汁的葡萄立刻骨碌碌滚了一地。希杜里颤着手扯住了恩奇都的衣服,盯着他的猫耳语无伦次。
“我也不知道啊?”恩奇都此时和希杜里一样茫然,谁会乐意醒来就摸到自己头上的猫耳?

“……在上一次庆典时,我曾在商业街的裁缝那里听到一个故事。”希杜里终于冷静下来,开始整理自己有关于这种现象的线索。“下游的渔夫喜欢上了隔壁卖银器的工坊家的女儿,可女孩却和制陶的小伙两情相愿。”
“在他们订婚那天,渔夫的背上突然长满了女孩最喜欢的鹦鹉的羽毛。”
“渔夫没有在意,他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他每天都向女孩表白,希望女孩能撤销婚约,和他在一起。”
“工坊的女孩当然不同意。但渔夫身上的羽毛越来越多,手指渐渐消失,嘴巴也越来越凸。他慢慢变成了鹦鹉,还散发出只有女孩能闻见的,诱人的香气。”
“但女孩还是结婚了。在三十天后的婚礼上,彻底变成鹦鹉的渔夫闯了进来,用自己坚硬的喙和爪子杀掉了女孩。”
“大家都说吃过渔夫家门前种的葡萄的人,就会变成他暗中思慕的人最爱的野兽。”

“恩奇都殿下,你不会……有心上人了吧?”

恩奇都此时很茫然,非常茫然。
他在不自知的情况下突然有了一个心上人。
关键是,他还不知道对方是谁。
要是找不出来那人,三十天后她就得死。
要是找出来了,她却早有了意中人,那她……也得死。

等等,我暗恋的人,不会就是吉尔吧?
恩奇都怀着疑惑瞥像了远处王座上的吉尔伽美什,他被一群长老所包围,左手不耐烦的揉着狮子的鬃毛。
……这个想法也太可怕了。恩奇都晃了晃脑袋,戴上帽子朝希杜里道了谢,迈着与往日无差的脚步向吉尔伽美什走去。
然而才迈出两步,恩奇都就顿住了脚步。“希杜里,我的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吗?”
“味道?我什么都没闻见啊?”
“这样啊,谢谢你希杜里!”

“原来吉尔喜欢的,其实是……猫?”

——TBC——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