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冰梓

咸鱼手!目前楚留香云暗为主,闪恩/上鸣电气推荐刷屏,小学生文笔注意注意!

【暗云暗gl】断情(下)

我流,ooc,小学生文笔预警。

上篇传送门,不过不看上也看得懂啦~http://2410005461.lofter.com/post/1d7edff4_12685106


深秋露重,月照汀兰,不知从何处传来一股兰香,蕴满肃杀气息。

“师姐?”

突如其来的人声把暗香吓了一跳,险些抽刀直接切上去。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方才说话的是自家师弟,伸出一半的手又堪堪停在了空气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师姐,你没事吧?掌门说一个好的杀手要抛弃多余的感情,师姐可是有心事?”师弟刚刚入门不过两年,尚在变声的低沉嗓音背书似的说着她从小听到大的门规。分明是关切,听在她耳里却像是讽刺一样。

是,暗香是有心事。

几月前她和云梦刚刚在金陵客栈落脚,那雪白的飞鹰就和催命符似的撞进窗户,鹰脚上绑的不过小小一张纸条,兴许是路上沾了雨水,仓促写就的潦草字迹晕染开来,一字一句暗香都记得清楚。

“蜀地时疫,速来。”

人命关天,云梦当下就收起刚刚摊开的包袱,打点二三,口脂都没补上,便急匆匆出了门。刚走没两步,复又想起来什么,快步折回来把准备追上去的暗香按回了椅子上。

“暗香,此次师姐飞鹰传书,所言并非小病,而说时疫。”云梦一只白白净净的柔荑搭在暗香肩上,力道却比看上去要大得多,一双桃花眼瞪着暗香,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不容置喙。“蜀地山路崎岖,消息闭塞,搞不好就会丢了性命,你就不要同我一起了。”
“可你……”
“你放心吧,我虽然不擅长应付人,但对付时疫倒是没问题。”云梦拎着包袱背朝门退过去,眼睛冲着暗香眨巴眨巴,“等我回来,请你喝桃花酿!”
话音刚落,人已经消失了。暗香无奈揉了揉肩嘟囔:“分明是你雇我来,银子也没有就跑了去,我可不喜饮酒啊……”倒是把欠着人家医药费的事忘得干干净净了。

“师姐,回神啦。”
“啊?哦……抱歉。”

罢了,就算暗香此刻也为了任务赶到了巴蜀,现在该关心的不是在何方的云梦,而是眼前卜家大宅里的人。暗香稍稍晃了晃脑袋,握紧匕首跃上屋顶,静待屋里那一点如豆灯火熄灭。

卜家千金大小姐卜燕,为人狡猾恶毒,对下人百般侮辱打骂,偏偏又擅长交友,把官府老爷一众骗得晕头转向,下人们也无从申冤。前几日她突发奇想,居然要掏了马夫他老婆的心肝来看。马夫眼睁睁看着夫人被开膛破肚,又报官无门,气急攻心下经人指点了求助暗香这条出路,生生徒步从巴蜀走到湘西,到幽谷时已经瘦成了一条人干。

此人,该杀。

夜深无人,时机已至。暗香伸手同师弟打了个手势,悄无声息地翻进了窗户。还没等她看清屋内摆设,一道劲风便向腰腹袭来。

有埋伏!

暗香在感受到气流的一瞬间便弓身后退,双手抽出匕首横于胸前用力一推,划出一道森然绚丽的紫光,持刀大汉的惨叫紧随金属碰撞之声响起,血从他胸前交叉的伤口涌出,喷了暗香满身。

不对,暗香弟子行动一向小心谨慎,怎么这次会暴露了行踪?

像是听到了暗香的心声似的,卜燕娇滴滴的声音自床榻处响起:“要不是我派了人跟在那奴才身后,现在怕是要身首异处了吧,可惜啊,没能让你们如愿呢~”
“小姑娘,你在想什么呢。”暗香反手把匕首送进身后人的胸膛,翻腕拔出后轻轻一甩,把血水尽数甩下。“就算叫了这么些壮汉,你也还是要身首异处的。”
“你……!”

没给卜燕把话说完的机会,暗香腰肢发力闪开一个大汉的攻击,足尖蹬上床柱转向,锋利的幽昙匕化作一道紫光,划开了卜燕的咽喉。

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暗杀,只可惜,看到的人都没了命。

暗香揉了揉手腕,踏过满地尸体向雕花木门走去。师弟负责在院中解决杂兵,并没有和她一起进来。

她没看见,脚下“尸体”的手动了动。

机巧之术,牵一发而动全身,等暗香反应过来屋中人并未死绝时,满天弩箭已划破夜空。金石碰撞之声炸响耳边,连窗框都被震得瑟瑟发抖。一息之间,院中长满羽箭,不留一丝空地。

本立于院中的人身上衣服已经换了色,暗红血液自皮甲下渗出,反射出惨白月光。这样铺天盖地的箭雨,就算是楚留香也不一定能逃出生天,况且他也并不是那轻功盖世的楚留香,而是刚入门两年的小师弟。纵使他一瞬间便拔刀抵挡,也难免有漏网之鱼。这漏网之鱼,一在大腿,一在小臂,还有一支,留在了胸腹要害。

“师弟……师弟!”暗香做暗影这么多年,第一次明白兰花先生那句“抛弃多余的情感”究竟是何用意。要不是她满心杂念,那人早就见了阎王,又怎么可能伤到她的小师弟?!现下最近的郎中也住在山头另一边,在找到他之前,师弟也许就……

“暗香……?”熟悉的声音惊雷一样劈进了暗香的思绪,她猛地抬头,下意识反手握住了匕首。

是云梦。

云梦像是头次认识暗香似的,愣愣站在卜家院落大门,几只蝴蝶绕着她不离手的提灯上下翻飞,“啪”的一下变成了碎片。

这是云梦第一次看见暗香杀人。

云梦早在认识的时候就清楚暗香的营生,可也许是从严州到金陵都太过和平,她从未亲眼见过暗香在眼前染上血腥。不想他日重逢,那个平日里一脸轻佻地对她说“要不要和姐姐回暗香啊”的女子就跪坐在了箭林里,满地皆是鲜血和尸体。

“救人。”
“暗香……你杀人了。”云梦还没能从极大的震惊中回过神,下意识便面无表情地出了声,提灯的手却已带上了不易察觉的颤抖。
被她喊出名字的女子从地上撑起身来,跌跌撞撞走到了云梦面前,血滴滴答答流了一路,有敌人的,也有同门的。云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泛着紫光的匕首搭上她的咽喉。
“救人。”

“你分明知道不必刀刃相向,我也会这么做的。”云梦像是终于把自己的魂从血泊中拔了出来,垂眸看向尖锐的刀锋。
“废话少说!”

暗香并没有信她,或者说,没有信自己。

她不信那般善良温柔的云梦会救一个杀人凶手,她不信此情此景下云梦对她毫无芥蒂。她信云梦弟子医者仁心,可不信自己还能被她拯救。

什么“皆如至亲之想”,杀手也能算至亲吗?

云梦跪在尸体堆的中央,血液染红了原本湖蓝的衣摆。她的脸上也沾着血,是拔出箭头时飞溅出的。自始至终,那匕首都闪着冷冽的光,架在她的脖颈上,未曾放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暗香都以为自己要凝成一尊持刀雕像时,冗长的治疗终于结束了。她抱起满身绷带的师弟,飞身跃上屋檐,夜风吹起长发,月下人却未回头。

“暗香!”

云梦,多谢。

“……你……”

暗香身形掠远,云梦的话就散在了风里,再无人听见。

永别了。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