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冰梓

咸鱼手!目前楚留香云暗为主,闪恩/上鸣电气推荐刷屏,小学生文笔注意注意!

【暗云暗gl】断情(上)

标题是@安仪姑娘 取的,好多设定也是她做的我爱她呜呜呜!!
我流,ooc,小学生文笔预警。


云梦是在严州城的茶馆碰到暗香的。

彼时云梦刚出谷游历不足三月,对什么都好奇的很。一盏碧螺春捧在手里却不急着喝,只是竖了耳朵听说书人拍他的惊堂木,顺道品一品袅袅茶香。

“话说那金陵城的刺客,生得是一双夺魄凤眼,使得是一把幽昙匕首,来无影去无踪,只留一丝兰花香气……”
“切,师弟那软包子模样,也能给这张嘴吹得神乎其神呢。”

云梦听得整入神呢,被这么突兀地插了一嘴,刚刚在脑内勾勒起来的冷酷杀手形象瞬间就成了只冷酷兔子。她忍不住抬首瞥了眼声音的主人,顺便赌气似的狠狠吸了吸鼻子。

这一吸可不得了。

原本清新淡雅的茶香当中突兀的混入了一丝血腥,夹杂着街头小店买来的劣质金疮药的气息。云梦再接再厉又闻上两口,果不其然,是方才出声的女子身上传来的。

“喂,你受了伤怎么还在这喝茶呢!”
“……”
“说你呢,那边坐着的暗香弟子!”
云梦这一喊出口,整个茶馆里的人突然就和见了鬼似的,全都大喊着“救命啊”跑了出去,只剩店小二还端着个茶盘子,站在原地哆嗦。

暗香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放下一口未动的茶盏,拽住云梦三两步就跑得无隐无踪。云梦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面,再睁眼就站在墙头上了。还没等她挣脱暗香钳子般的手,那削铁如泥的匕首就贴在了她的脖颈。

“你是云梦弟子?如何得知我的身份的?”
“云梦开谷以来就和暗香交好了呀,况且我还时不时给师姐差去买香料,那奢兰味道我可不会认错。”云梦眨了眨眼,回答得丝毫不抖,仿佛现在不是利刃架在她脖子上,而且还和方才一样坐在茶馆聊天似的。
常年游走四方,只知杀人而不懂外交的暗香愣了愣,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只得垂下手里的匕首,却也不收入鞘,而是放在掌心旋转把玩着。

反倒是云梦先打破了沉默:“诶对了,你是不是受伤了啊。方才你贴近我的时候,我觉得比茶馆时闻到的又浓重了几分,莫不是伤口裂开了?”
“用不着你管。”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这回轮到云梦拽住暗香了。“我为医者,誓愿普救含灵之苦。你受了伤,就是我的病人,哪有不管的道理?”
“行了行了,云梦的人就是唠叨。小伤而已,我自己买瓶药就够了。”暗香甩了甩被抓住的胳臂,云梦的手劲和她的外表一点也不符,大的出奇,她都怀疑要是不卸条胳臂,就得被钉死在这儿了。
“嗯……你该不会是不放心吧?那就在这好了,就算在屋顶上,我手艺也照样差不了!”

没等暗香再出口反驳,云梦便径自拉开了她的衣裙下摆,露出大腿上一道鲜血淋漓的狰狞伤口。小医师毫不顾及地跪坐下来,从怀里掏了一方绣花丝绢,把血污都仔细擦干净了,这才摸了个小巧的瓷瓶上药。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像是不知道暗香那紧绷的身子准备随时抽刀斩杀一般。

“喂,小刺客,你接下来还要去哪?”
“随便走走。还有,我是暗香,别老喂喂喂的。”
“好啦知道啦,那小暗香,你还要杀人吗?”
“接了任务便杀。”
“那若任务是护我一路周全,你可接?”
“……哈?”
“你不反驳我便当你答应咯?正好抵了医药费,那可是上好的云南白药呢。”
“你这人,怎么自说自话……”

云梦把洁白的绷带打了个精巧的蝴蝶结,伴着一阵清脆的铃响飞身跃下。水乡人特有的软濡嗓音自地面传来:“小暗香该走啦——方才茶钱还没付呢!”

暗香叹了口气,翻腕收刀入鞘。

“幽昙啊,为了还债,要委屈你寂寞一阵子了。”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