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冰梓

咸鱼手!目前闪恩为主,fgo/es/月歌推荐刷屏,小学生文笔/画风注意注意!

【MHA/轰上】万圣前夜

轰上啊啊啊啊啊!!!!我爱安仪呜呜呜呜呜

安仪姑娘:

@赫连冰梓 的生贺。很短小也很ooc……
希望能喜欢。





不知是什么时候就开始了,不知是谁最先迈出了那一步。

连月光都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不属于人类的气息混杂。一方是甜腻冰凉的、如同丝绸一般,另一方则带上了一些烈火样炽热的温度,虽然交缠在一起却无法交融,气息碰撞在一起只是增添了违和之感。

再怎么说,也不应该有什么交集。

上鸣并不是不知道打搅到血族觅食会有什么后果,只不过他是恶魔,再怎么饿的血族也不会去吸食他的血液。恶魔的血液就像地狱的熔岩,炽热滚烫又充满了毒性,充斥着地狱的气息,对自诩「美食家」的那些吸血鬼来说,想必是最下级的食物。

而且万圣节前夜的月光并不是很亮,根据他这几天的观察,这名吸血鬼的脾气也没有那么暴躁。到底是计划的哪个环节出了错,导致事情变成了现在的状况?

只是万圣节恶作剧而已。

突然的惊吓太没创意,蠢蠢欲动的恶意念头在脑内叫嚣着,让他玩一票大的。上鸣准备了大蒜银十字架,当然不是他自己弄来的,血族最讨厌的两样东西突然被丢到身上,对方会有什么反应?——是这样计划的。不过,如果那个吸血鬼承受不住这点伤害的话,他还是会有点后悔的。徘徊在这个地方许多年,上鸣很少见过和他相仿的种族,之前见到的狼人脾气太烂,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长得不错脾气也好的家伙。

叫他做个陪自己游荡的伙伴也挺好的。

然而轰焦冻几乎没有被吓到。

先前就感觉到有其他东西在自己周围,虽然有些在意,不过出来觅食的情况下对人类以外的东西不太感兴趣,便没去管。当东西突然从头顶落下的时候,他也并没有感觉多奇怪,嘴里发出短促一声表示惊讶,减缓速度停下脚步,甩开掉在衣服上的东西后,终于瞥向了气息出现的地方。

黑色的蝠翼在背后拍打,上鸣从建筑物后探出半个脑袋观察着,还在为自己的恶作剧居然完全没有起效而不满,视线一转却和看过来的轰对上了眼。

……糟糕,被发现了。

他下意识地转身往隐蔽的小巷里逃,血族已经以惊人的速度追赶了过来。最要命的是前方是个死胡同,他正欲向上飞摆脱开来时,就被轰抓住了手臂,从半空扯了下来,揪着衣领摁到了墙上。

喂喂、这是为了今天特意穿的新衣服啊……

上鸣还分神担心了下他的衣服,还好对方的力气没有大到把衣服扯坏,只不过接下去就不一定了,如果对方真的动怒的话,不仅是衣服了,自己也有被撕掉的可能…

也不是不能反击。虽然突然撞到墙上,翅膀也被压住的感觉超痛,他还是反应过来,在手心凭空燃起威胁用的火焰,贴近了血族的脖颈。

原本在暗处是什么都看不清的,在火光的照耀下,上鸣第一次清楚看见了对方的脸。略长的赤色刘海遮挡了左眼,平时远远看着也瞧不清,现在真切地看见了左眼一圈的浅红伤疤。以及对方平静的眼眸中,并没有蕴含愤怒的感觉。

稍微放心了一点……不过那算什么啊,被火烧的伤疤?不过他们恢复能力挺强的,难道是最近新弄的吗?

看出血族并没有生气之后,上鸣也放下了些戒备,至少身体不再绷得僵硬,一放松思维也扩散了出去,就着轰的伤疤开始了推测。

寂静片刻,倒是轰先开口了。

“你是最近跟着我的家伙吗?啊,还是恶魔。”

上鸣有一瞬的慌乱,轻咳一声后点头承认,没想到对方早就发现了吗…

“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啊,就是难得看见血族,有点好奇就跟着看看,反正也闲的没事做。”

没有什么掩饰地说出了真话,毕竟也不是什么危险的目的,这个理由说出去对方也不太会生气吧。话说完后轰沉默了一会儿,让上鸣不安起来,而且关键是后背真的很痛,能不能让他先把我放下来了…

还好,在他提出要求之前,轰松缓了力气,将他放开了,不过没有让道或者离开的意思。上鸣得到自由后赶紧扇了几下翅膀确定没什么问题,呼出一口气后复又看向面前的轰。

“呃,那个…万圣节嘛,恶作剧了一下,你不要生气啊……”

总之先得解释清楚刚才发生的事情,万一有什么误会就不好了。游手好闲了很长一段时间,真要动真格打架上鸣会非常不乐意。

“嗯。”

听到一句应答,没有包含什么生气情绪,上鸣刚想把这件事情化解掉然后赶紧走,就听见轰接下来又跟了一句,较先前的话稍显低沉。

“你打扰了我的觅食,要付出代价。”

……欸?

甜腻的气息一下子凑近,在上鸣还没有理解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轰再次抓住了他,只不过这一次是被摁住了肩膀又撞在了墙上。呼痛的惊叫出口,双手向前用力想将对方推开,却也被抓住了固定在墙上。

“你……!”

付出代价……难道是要成为他的猎物?不不不不不,说到底选择恶魔做食物,这家伙脑子被银弄坏了吗?!

血族的力量相当大,凭着机巧法术作为战力的恶魔在这方面逊色一筹,但知道手指还能活动,照样可以用法术来回击。上鸣可不想被吸血鬼这样袭击,谁知道脑袋坏掉的吸血鬼会不会不把他全部吸干就不罢休,身体也还在挣扎,膝盖向前顶撞,终于让对方做出了闪躲的动作,感到手上的束缚稍松,上鸣赶紧蓄了个简单的火球丢过去。

比起还在被疼痛影响的上鸣,轰就没有什么限制,闪避完后迅速回到了原位置,双手用力握住上鸣的双肩,让对方痛的更加厉害,手臂也暂时使不上力气。

“别动。”

低低地命令了一句,不过上鸣也没这么听话。被饥饿困扰的轰不想再考虑什么别的事情,恶魔的血再难吃也总比刚才那串大蒜来的好,而且…

——意外的不是很排斥。

视线只盯着对方并未被衣领遮蔽的颈部,灵敏的听觉还能听见其下血液在血管中淌动的声响。恶魔的气息也算得上好闻,比狼人好得多,也不是不可以算得上猎物。渴望着鲜血,轰也没法顾及着手上的力气用了多少,只是想着叫上鸣安静下来,方便他取食。

上鸣心里把轰骂了千百遍都不带重复,痛得他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了。难道这家伙外表这么低调,却是上位吸血鬼什么的吗……现在确认实力差距还是太晚了,上鸣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挣扎的力气了,说不定老实一点还能被很快放过。

轰的气息甜得太腻人了,本来就是为了吸引人类的吗,但是在恶魔的嗅觉上来说果然还是甜得过头了。血族的脑袋已经埋到了自己的脖子边上,甚至能感觉到他冰凉的鼻息。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不安,他总觉得身体突然都热了起来,大脑充血过头了一样没法好好思考。

虽然血族不需要呼吸,但是轰有点想再闻一下上鸣的气息。贴得过近的距离,一吸气感受到的便全是对方的味道,气息挺好闻,这样可能会让恶魔的血液尝起来没有那么难吃。

尖牙对准着血管之上的细白皮肤。

轰在那一瞬间觉得,这个恶魔的血液说不定都是甜美的。

评论

热度(20)

  1. 赫连冰梓安仪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
    轰上啊啊啊啊啊!!!!我爱安仪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