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冰梓

咸鱼手!目前闪恩为主,fgo/es/月歌推荐刷屏,小学生文笔/画风注意注意!

「上耳」万圣节和南瓜灯!!

万圣paro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虽然写的很差但还是要……@あまやさん 
我……我想要评论!!!





熄灭前的最后一滴蜡油悬在烛台上,十八世纪的雕花窗棂隐隐地发出轧碎核桃的声音。白色窗幔开始不安分地飘动,月光因为厚重的云层不断闪烁,纱幔上的褶皱波浮不定,渐渐地显露出些精致绝伦的浮雕来。石刻的常青藤似乎随时可以绽放花朵,天使们下一刻就要呼吸……屋顶上的白鸽扑腾起翅膀,洁白羽毛霎时就飘了满屋。

走进房间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光景。

“······上鸣,你一定要这么做吗?“

耳郎叹了口气,伸手脱下深棕色的长风衣挂在衣帽架上。抬头的时候正对上一只毛茸茸的小蜘蛛,黑亮的眼睛像是黑曜石一样在树叉状支架上闪闪发光。

耳郎响香,一个并非贵族但血统纯正的吸血鬼,第不知道多少次为男朋友的智力感到了担心。

他们同居的公寓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古堡一样的存在。碎裂的人类骨骼随处可见,一不小心就会踩上一团内脏。原本窗明几净的室内挂满了蜘蛛网,电灯的工作被长短不一的蜡烛所取代,闪闪烁烁的光线散落如同珠宝。契合气氛的阴风一阵阵吹过——是蝙蝠。

上鸣的声音从不知道在哪儿的角落传来:“嘛,今天可是万圣诶!稍微玩玩人类的节日也不错嘛……!”
“那也没必要费这么大周章吧?”
“只是幻术啦幻术、怎么样,是不是超有吸血鬼的感觉啊?我可是为此看了一大堆血族题材的电影啊——”
“……你是笨蛋吗?”

外表还是个少女的百岁血族叹了口气,踩着一地触感真实的枯枝败叶走到卧室去。终年不见阳光的夜行生活赋予了她灵敏得无法想象的听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察觉到了天花板上的悉悉索索。

……在上方吗?

伸手。

推门。

“Surprise!!!Trick or treat!?”

金发的恶魔不出所料地从屋顶上“冒”了出来。漆黑的蝠翼像是列车的黑雾一样半张,末端的勾爪让他能够稳稳地倒挂于上空,渡鸦尖叫着从他背后飞出,仔细一听还有幽灵的哭喊,把黑暗煮的一片沸腾。

“因为恐惧而变成白痴吧、暴力吸血鬼!!”

没有回应。

“……耳郎?”

除了渐渐弱下去的背景音和上鸣的说话声,狭小的室内就再无回应了。

“喂、难道被吓傻了……?”

“噗……噗哈哈哈哈,这种惊吓方式也太小儿科了吧——”令人尴尬的沉默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本来在上鸣设想里应该被吓到的对象正蹲在地上,捂着肚子笑得连声音都在颤抖。“听到你就蹲在天花板上的时候,我还以为今年会有什么新招式呢……去年是放大蒜,前年是看贞子,你的恶作剧还能再愚蠢一点吗?”

“……耳郎!太过分了吧!明明连着一百多年来都有换花样,这种时候还嘲笑我什么的……”上鸣讪讪收起半张许久的翅膀,微弱的反击耳郎——

如同教堂的彩窗破碎一样的巨大声音兀然爆发在卧室,透过落地窗映出的圆月瞬间被黑影遮蔽。恶魔的尾音变了调,随着身体一起砸进乱七八糟的南瓜堆。中空的Jack轻而易举地被砸出了一个洞,原本是用作灯罩的南瓜稳稳套上了上鸣的脖颈,就像是滑稽的头套一样遮住了他的脸。

——更要命的是,他的尖角从南瓜表面完整的露了出来,完美的把头套固定住了。

“……什么嘛…!超、超逊啊今年,这样完全不帅啊!!”顶着南瓜头罩的上鸣发出了哀嚎。他干脆自暴自弃的盘腿坐下,罪魁祸首的翅膀已经完全耷拉了下来。
耳郎毫不留情的继续打击了回去:“你本来就不帅。“
“……有这么评价自己对象的吗?!”

“好啦好啦,“耳郎呼了口气,蹲下身子透过Jack的眼睛和上鸣对视。金灿灿的眼睛和他的身份完全不符——太过活泼了,耳郎无数次这么评价。“即使你是个等级不高还蠢得要死的恶魔,也、也是我……

糟糕,说不出口。
已经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没有办法把喜欢表达出来吗?
耳郎响香,太差劲了!

反倒是上鸣先一步做出来行动。他伸手一把拽住了恋人的领口,就着这个姿势吻了上去。感谢南瓜Jack时刻保持大张的嘴,就算是这个造型也能成全这对笨蛋情侣的吻。刚刚熄灭的蜡烛落下的蜡泪还没来得及干,在黏到了上鸣的头发之后又沾上了耳郎的脸,偷偷摸摸混进这场黑夜里的热恋。

——一个南瓜味的吻。
——一个恶魔和吸血鬼的万圣。

“就算我只是个血液里都是毒素的恶魔,也不想放弃你啊!毕竟,你离开我出去狩猎的黑夜,就连星星都毫无意义了——”
“我会一直喜欢你,不论白昼还是黑夜。”

“Happy Halloween——”

——————————————————

“话说、吸血鬼也不都是不能见阳光吧?你看,你在我身边呆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变成灰诶!”

“……戴上南瓜头套以后就更像太阳了。”

“我才不会一直戴着那东西啊!!”

THE END🎃

评论

热度(23)

  1. あまやさん赫连冰梓 转载了此文字
    豹哭,夸爆赫连桑…!!!